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鬼咨询师的搭讪学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魔鬼约会学创始人,北大心理系毕业,数十年潜心研究男女交往,帮助上千名男士成功找到心仪对象,根据亲身经历出版《魔鬼搭讪学》《勾搭宝典》。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搭讪饭  

2008-07-01 11:39:41|  分类: 搭讪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有句俗话叫“食在广州”,看来真是不假。去其他城市,我都是在街头跟搭讪犯汇合,这次却是到包间里会见各位同僚。
  
  小组里babyface同学曾有上联云“搭讪犯搭完再吃搭讪饭”,换到广州就成了“搭讪饭吃完再做搭讪犯”,感觉跟要上刑场似的。事实上我们一伙人结完帐之后确实大义凛然地走向了天河城。
  
  6月17号上午11点0分,我比约定时间提早一小时到了金利来大厦。作为职业搭讪犯,不论是搭讪还是吃搭讪饭,我都喜欢先把周围地形熟悉一下。这样,看到目标之后,你就可以估计出跟踪以及交流的距离和时间,不会出现拐个弯她突然就消失的情况。
  
  11点15分,对金利来大厦的周边情况我已经像个广州人一样熟悉了。值得强调的是做这些并不是为了搭讪饭前要热身,纯粹只是本能和习惯,就像狙击手没事喜欢擦枪一样。
  
  11点45分,我又漫无目的地晃悠了半个小时,这会儿站在澳门街餐厅门口,看看进出的客人里有谁像传说中的cat。
  
  正在此刻,我遭遇到了“气死人原理”。
  
  该原理大致是这样:在你最不应该出手的时候,好MM最容易出现。
  
  在我多年的搭讪生涯中,“气死人原理”就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比如,当我跟哥们摩拳擦掌信誓旦旦之后,瞪着饿狼般的眼睛苦苦寻觅一天也看不见一个合适的目标;可当我跟某个MM约会之时,或者在我赶时间的紧要关头,各种落单的美女就像潮水一般从眼前经过。每每此刻。我都觉得似乎有个上帝在云端冲我坏笑。
  
  11点46分,我知道cat此时肯定不会在二楼包间的窗边冲我坏笑。但是,当我看见这个MM的那一瞬间,我的手机确实响了,收到短信一条:“我已经到了,B02房间——cat ”
  
  “奶奶的,活人怎能被尿憋死,既然离约定时间还有14分钟,今天非要挑战一下气死人原理!”
  
  接下来的时间将以分钟来计算,我给cat回信:“马上就到”,同时离开澳门街餐厅,快步跟上目标。
  
  “你好,请问再往前走是不是就离开闹市区了?”——菜鸟问路开局,谁让我是游客呢。
  
  “嗯,好像是吧。”——是个很温柔的MM。
  
  我正要打开话题,她突然右转,进了路边的自助银行,此刻时间是11点47分。
  
  我站在外面,心急外加天热,一时间汗如雨下。要知道今天来赴约的部分搭讪犯是从午休中特意跑过来的,所以我真的不能迟到。于是下定决心,等到11点59分,实在不行就算了。
  
  11点55分,她出来了,等她刚把钱放进包包里,我便跑了过去。
  
  “嗨,我想认识你。”——时间不等人,只能单刀直入了。
  
  “啊?”——她看到又是我,倒不是很吃惊,笑了一下。
  
  “我来旅行的,谁都不认识,听说这是个不安全的城市,大家警惕性都很高。”
  
  “是啊。”——她回答是,但显然警惕已经放松了。
  
  “那你觉得我是空着手像好人呢?还是背个行李像好人呢?”——我出门通常什么也不带。
  
  “应该是背个行李吧。”——她
  
  “那我先去抢个行李。”——我
  
  “呵呵”——OK,话题被打开了!
  
  就这样我们一路走一路聊。11点59分,cat的短信又飞过来,我必须忍痛割爱了,于是交换号码,挥手再见,她说:“祝你在广州玩得开心。”——真是个温柔的女孩,我可以好好去吃搭讪饭了。
  
  12点0分,我在摄氏30多度的广州街道上发足狂奔,不为MM,只为那顿搭讪饭。
  
  12点02分,我推开B02的房间门,圆桌的一半端坐6位搭讪犯,3男3女,个个面无表情。我小心翼翼地坐下,开口道:“我是魔鬼。”
  
  ===============
  
  
  
  我们是饮食文化大国,可历来却只好熟食。饭桌上的菜如果是生的,那么这顿饭一定有问题;同样,饭桌旁的的人如果“不熟”,这顿饭吃着必然也不够痛快。
  
  为什么普天下的搭讪犯都能一见如故呢?是因为在短短相识几十分钟之内,你就要在他们面前做一些你这辈子都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缺了这个过程,大家坐在一起,即使满腔热情也是隔靴搔痒。
  
  同样的道理,我也更喜欢跟搭讪认识的女孩约会,因为她是谁我是谁,谁也不用多余的掩饰和解释。久而久之,魔鬼我现在跟正常途径认识的女孩在一起反而“宅”了。
  
  此刻在澳门街的B02包间,我似乎正跟一群正常途径认识的朋友坐在一起,真是有点儿手足无措。大家彬彬有礼、互致问候、亲切友好、地久天长。我试探性地交待刚才搭了一个,结果引来一片礼貌的赞许,让我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知道这都是自己的错,如果把饭局定在晚上,下午一群人在商场里先搭几个小时,那么情况一定不会是这样。
  
  这个教训总结下来就是:搭讪饭,一定要先搭讪,后吃饭,否则就是范搭讪了,比范跑跑还可怜。
  
  还好还好,正当局面青黄不接的时候,热血公务员KAKA来了。此君无论谈政治还是谈MM都是那么眉飞色舞,让我联想到前天下午参观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广州,总是不乏志士仁人。
  
  随着搭讪饭接近尾声,搭讪犯行动的热情逐渐高涨起来。结过账之后,男生上WC女生去洗手间,收拾妥当之后,一行人走出了澳门街餐厅。
  
  ===============
  
  刚下滚梯,大堂里迎面就走过一位青春靓丽的MM,我一拍KAKA的肩膀,“上吧,这个不错,即使去天河城无非也就这水平。”说完扭头一看,咦?KAKA怎么不见了,再看MM,哇!KAKA已经站她旁边了,而且似乎聊的不错。
  
  人才啊!我心中暗叹。
  
  一分钟后,KAKA回来了。众搭讪犯立马围上去问长问短,KAKA汇报:“她的态度还可以,但急着去银行办事,看来只能算了。”
  
  望着银行里MM俏丽的背影,我对KAKA及众人说:“等她出来接着上,根据搭讪班的经验,此等姿色的落单MM一下午也就能遇到1、2个。”
  
  话毕,大伙儿迅速散开,三三两两分布在银行外大堂里,就像一群训练有素的劫匪。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MM还在向理财经理咨询,KAKA可能等得有些无聊,跟咱们的一个光头兄弟聊上了。
  
  我马上走过去,“不要让她发现你不是一个人!”
  
  支开了KAKA,我正好劝告光头搭讪犯几句。
  
  “一定要把头发留长。作为搭讪犯,正常长度的头发可以让你拥有最广的受众面。特别长和特别短的头发只适合少部分对象,尤其光头,估计只有刑满释放的MM看着亲切。”
  
  正说着,理财MM出来了,KAKA快步跟上MM,众人漫步跟上KAKA,螳螂捕蝉,螳螂群在后。
  
  我跟光头兄弟离KAKA最近,眼见他和MM又交谈起来,突然,MM回头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就递给KAKA一张名片,又闪进了另一家银行。
  
  这个银行讪到此告一段落,我问KAKA,姑娘为何突然回望,KAKA道:“我说我想认识她,她问为什么,我用了魔鬼老师你的桥段,‘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男人都在看着你,可只有我敢过来。’所以,她回头看了你们一眼,然后就把号码给我了。”
  
  活学活用的好青年呀,9月KAKA要来北京脱产读书,到时直接招进魔鬼搭讪研究院。
  
  广州搭讪饭,还没离开餐厅所在大楼就开门红了,一行人腰板剧硬地向天河城溜达过去。
  
  这时天空下起了讨厌的雨。
  
  终于跟小组的理论大师cat共处于一个满是美女的商场了,这件事想起来就令人激动不已。Cat很年轻,圆圆的脸薄薄的唇,唯一跟我想象不同的是肤色偏黑,但其实也无所谓,黑猫白猫,能搭到MM就是好猫。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cat的脖子很僵很直,基本做到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在精神分析里,脖子这东西,一头儿连着脑袋一头儿连着身体,是理智与情感、欲望和意志的重要枢纽,所有超我跟本我的冲突都集中表现在脖子上。于是我等搭讪犯的脖子,几乎是天天360°不停地转动。N年以后医学界会有一个新的发现,搭讪犯是世界上患颈椎病最少的人群。
  
  我很理解那些想看我出手的搭讪犯,就如同此刻我想看cat出手的心情,但最终我们都让观众失望了。估计我俩的原因也很相似,就是都不愿为别人去搭讪,而cat的“别人”甚至还包括被搭的MM。他只对“搭讪”的形而上感兴趣,所以,当我指给他一个目标时,cat冒出了一句菜鸟最常见的话:“上去说什么呀?”
  
  有一句废话是这样说的:理性的人很难接受非理性的事情。
  
  对于真正的菜鸟,“上去说什么呀”,只是想不出一个开口的桥段;而对于cat来说,是不能接受在街头跟陌生MM说话的荒谬。
  
  但我却恰恰喜欢这种荒谬,就像有人喜欢定格游戏一样。而且,荒谬的搭讪有时还会产生有意义的结果,这是最令人兴奋的地方。相反,那些正当合理的社交在我看来其实才真正荒谬。
  
  回北京之后听说cat终于在泳池搭了处女讪,我总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泳池就如同party、度假一样,依然是个有“理由”的时空,真正荒谬的场所只有在街头。对于cat这样不为女人只为研究的搭讪犯,其实还是应该直面搭讪的本质。
  
  
  ====================
  
  说到直面搭讪,不得不讲讲那天下午的淘宝猎手,真的是又“直”又“面”。
  
  为了避免大家在想象上有所误解,我首先要声明,真实的猎手跟他在豆瓣的列侬头像没有一点儿相似。一个是阴险狡诈的英式流氓,一个是憨厚朴实的白面书生。
  
  当我离开cat,自己在商场四处寻觅的时候,看见身着白衬衫的淘宝猎手和另一个黑衣人搭讪犯正跟一个白连衣裙MM站在那里交谈。那感觉那气氛跟我平时搭讪完全不一样,亲切且友好、大方又羞涩,充满着官方色彩和异域情调。突然,淘宝猎手上身前倾做鞠躬状同时捉住了MM的一只小手。
  
  “哇,难道他们在握手?”看得魔鬼我也有些手痒。
  
  原来随随便便的搭讪也可以有这样的仪式化和神圣感,呆立在商场中央的我脑海中不禁为眼前这一幕配上了画外音。
  
  男主人公就不妨假设是大和民族的吧。
  
  “嗨,我是淘宝太郎,简称桃太郎。今天我已经搭了八个了,你是第一个给我留电话号码的,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广州搭讪饭,还是很值得回忆地。。。
  评论这张
 
阅读(20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